说说说说

感谢遇见,美丽永恒如常

2020-02-12 21:07:47 写回复

 9月23日傍晚,与往常一样,巡查好食堂和宿舍,回到家吃过晚饭便赶往教室,却在路过办公楼时远远瞧见了班长同学急匆匆地向我赶来。我当时只是心想,肯定又有事情没能落定。等班长跑近后,我还未来得及细想是何事时,就见他喘着粗气、面色慌张地说道:“张红同学喘气吃力,浑身发抖,手指扭曲,好像不行了,老师……”他后面语无伦次,我已难入耳,心中顿生不安,仿佛五雷轰顶,怎会这样?但我来不及思考,立即与班长同学飞奔至教室,途中简单了解到张红发病突然,毫无征兆;跑到教室,只见孩子趴在位子上,浑身发抖,脸色暗淡,胸口大幅起伏,感觉随时就能停止呼吸……,我来不及多问,抱起孩子,叫上同事,急奔医院。

 赶往镇卫生院急诊室的途中,我又紧急联系了其家人,并询问了一番以往病史。我始终记得到医院时,那天还无半点晓色,仍是混沌一片漆黑。当晚,所有医生都已下班,赶至医院后我们又陷入困境当中,每个人心中的惶恐不安急速增长。好在当天值班的曹博为医生正在食堂吃饭,得知情况后丢下碗筷立马前来,如同救火般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一脸严肃,帮我抱起孩子,问了发病时间和基本情况后便紧急前往急诊室进行检查诊治,看到他熟练的操作,我的心逐渐恢复平静,不再慌乱……

原创文章

 曹医生对孩子的急救用了整整40分钟,在这期间,他一直弯着腰,一直不停地采取一些我不太懂的急救措施,一边急救,一边问我是不是这个情况(居然不是问我是什么情况),尤其是他说这孩子的父母是不是离异了,我竟一时语塞,因为这也是我这几天整理同学们的家里信息时才知道的,他怎么会知道?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认识这孩子还是知道他父母,可当我回答是时,他才说这就对了,再此,他再也没“理我”,过程中我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一边用进行拿捏,一边安排护士给孩子注射药水和吸氧,同时还不断地和孩子“套近乎”。

 时间过得很慢,此时孩子的爷爷奶奶都已来到。我们不敢多打扰,一直在床头静心等待。在曹医生精心的治疗下,孩子面色逐渐红润,

原创文章

呼吸也渐渐平缓,我们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这才稍微松下气,我也慢慢卸下心头重担:孩子好了,没事了。可曹医生却仍面色凝重,而后告訴我们,幸好孩子来得及时,虽然现在病情较平稳,但还是有问题,据医院现有的条件及诊断情况推断出孩子是心肌缺血伴窒息和心理障碍。所以孩子以后还需要被人多关心,要和她建立感情,适当的时候也要她发泄一下情绪,现在虽然稳定了,但还是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最好现在就送到县医院。

 县医院的救护车赶到后,曹医生是第一个上去与医生交流,告知病情。看他关切的提醒,仿佛这不是他的病人,更像是他的亲人。救护车带上张红同学一家已经远去,他还在交代我后期如何关注这个孩子,同时他竟然把他的电话和微信都给了我,说这孩子以后不管是什么情况,都可联系他。我如他所说存好电话,心却无法平静,这是怎样的大夫啊,医术如此精湛,医德还这么高尚,作为教师的我相比之下自愧不如。

 正是这高尚的医德,

原创文章

精湛的医术,细心的提醒,使我萌生了将此事写出来的想法。虽然我很不擅长写作,但我还是忍不住地想表达,也正是由于曹博为医生的敬业,这个没有翅膀的微笑天使张红才得以保障。也正是这种保障,张红同学现在仍然每天都能笑逐颜开,今天她还对我说,让我改天还带她去曹医生那感谢一番呢。

 感谢遇见,使我们的孩子能在一个没有歧视带来的压抑、没有掩藏导致的伪饰中健康生活,灿烂微笑。

 倘若我们不曾遇见,此事是不是可能会打落一片;倘若我们不曾遇见,慌乱是不是还会出现;倘若我们还会再遇见,残缺、害怕都只在回忆里,而美丽永恒如常……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