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散文

导读六十五|哲学是什么?[2]

2020-03-26 13:33:12 写回复

本书的第二部分,讲的是哲学的问题,这一部分,比起第一部分的问题是要少了,就作者讨论的方面是少了,但是呢,在讨论的思想内容方面难度上,是升级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这些思想内容表达得比较清楚,只能说尽力而为,那么这一部分的内容呢?大概就分为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哲学问题兼具个别和一般。这个看起来比较高大上啊,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就能碰到,比方说我们出去散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物体,可能你会问问,身边的朋友,这是什么呀?然后你朋友回了一句,那是仙人掌。

那么,我们再回到前面提到的这个哲学的基本问题形式。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那么,就

原创文章

可以发现当我们在说,在指着一个物体说,这是仙人掌的时候,这里面的这个这,就是代指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个具体的物体,它可以用哲学上的语言特殊或者说个别来表示。

而仙人掌,可以用哲学上的语言共性或者说一般来表示。因为,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个物体,它是个别的,但是呢,我们脑海里面,对这个事物所形成的概念仙人掌,它却是一般的,因为,所有符合我们脑海里面对仙人掌定义的这个物体,都可以叫仙人掌。

那么,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哲学上的一组关系,就是个别跟一般的联系,那这组关系里面的这两个概念,它是相互依存的,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一个个别的物体的时候,我们发出疑问,这是什么?那么,这个问题本身就蕴藏着一个个别跟一般的关系在,那么,我们只有能够回答,或者说揭示这个个别与一

原创文章

般的关系,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第二个方面,语言能够准确表达哲学问题么?我们的思想可以透过文字或者说语言来表达,那么,当我们用语言来表达这样的一个问题有什么问题么?然后说,刚才那个问题,这是一个仙人掌,那我们研究这句话,会发现什么问题呢?就是发现这句话里面,我们刚才说揭示了哲学上的个别跟一般的关系。

但问题就在于,这个这,它不只是可以指代我们当时看到的那个具体时空下的物体,他可以代指很多,甚至一切事物,那么这,这个字,所以说就成了什么呢?就已经从个别上升到了一般了。也就说,这,这个字,可以代表一切事物,不只是代表我们刚才说的这个具体的具体时空下个别的事物,还能代表一切事物,那么他就成了一般,那么,它就使得我们讨论哲学问题的性质,从个别到一般,变成了一般到一般。

那为什么这个语言会这个样子?把罗素的观点总结一下,认为就是语言的社会性质,也就说,你说的话,就大家基本上都能够理解,如果说,你说的话,大家都不能理解的话,那你这个语言,就可能会被淘汰,那么,正是因为你要说的话,要大家理解,所以语言本身,就具备了这种普遍性或者说社会性。


第三个方面,哲学家到底关心哪些问题?可能我们经常常听的就是那个灵魂拷问,就是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其实哲学史上,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很有意思的问题啊,罗素在这个《西方哲学史》绪论里面总结了一堆,但是呢,这个哲学家关心的问题啊,有一个最本质特征就是这个问题,一定是代表着人类最普遍,最基础的问题,或者说最高级的问题,其他的问题都是随之而衍生而来的。

比方说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都知道,这个思维与存在之分,就这个世界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这个问题是近代哲学以来一个最基本的问题,随着这个问题的衍生呢,还有这个可知论与不可知论,所谓的可知论,是你相信人的认识,人的这种感官能力或者说理性思维能力,能完全认识这个外部世界。

那不可知论呢?就是我们的感官或者理性思维,根本无法去认识这个客观世界,但其实这两种说法,就是我们现在这么简单的讨论,还是比较肤浅的,具体讨论起来,那些哲学家深入探究这里面有很多很多问题,我们可以慢慢去了解。

第四个方面,哲学问题的个案分析。这个哲学问题,主要指的是前面,第三个方面提到的,这个思维与存在之分,那么举的例子呢,是这个罗素的个案,为什么举这个罗素的个案呢?因为这个作者认为,就罗素的整个哲学系统,绝大部分都是讨论这个问题,而且他也本身是这方面讨论的最后一个大家,因为后面的哲学家就不怎么讨论这个问题了,他们讨论这种语言的问题,就分析哲学去了。

那么,罗素是怎么讨论这个问题的呢?首先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就是桌子,桌子我们一般都常见,你提到桌子,脑海里面,就会有桌子的形状,颜色,以及它的特征,甚至气味等等。但是,我们可能就没想过一个问题,就是桌子,真的有形状么,桌子真的有颜色吗?用力去敲桌子的时候,桌子会发出不同的声音,那桌子真的有声音吗?


其实,是没有颜色的,也没有声音的。因为颜色,其实是它本来就是波长,只是我们透过我们的感官,视神经系统,把它转换成我们能够识别成的东西,我们把它叫做颜色。声音,其实也是这种,我们的听觉神经枢纽把它弄成声音的样子,而让我们能够识别自然界本身,是可能无色无味,无声的,它是有一些这种波长,这种电磁波呀,或者说带化学性质的气味分子啊等等,这些跟我们感官系统配合才出现的所谓的颜色声音。

在当时的时候,自然科学还没有这么发达的时候,罗素其实已经发现这种问题了,然后他在哲学上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出现了所谓的现象与实在之分,所谓的现象,就是我们的这些感觉材料,这些颜色气味形状等等,而实在呢,就是这个事物本身的存在,那我们这种感官系统去认识这个实在的时候,居然无法去识别它的完整的,这个真正的这种性质。

那怎么办呢?伟大的哲学家罗素,就开始想办法了,他想的第一个办法呢,就是推论说,就是透过我们所能够感知到的这些所有材料,颜色,气味,去推导描述这个实在之物,到底是什么样子?第二个办法呢,就不假设这个实在之物的存在,用另一种方法去表达,比如:

原创文章

桌子是什么,他说桌子是所有有关桌子的一堆事情的集合。那么这个事情是违心的呢,还是唯物的呢?可能就是既在心里,又在物上。

后来,又有了第三种办法叫作知觉,因果说,就是我们在利用自己的感官系统在与外界接触的过程当中,我们感受到的声音,颜色其实就是那个最终的结果,而它的起点呢,就是以物体开始,所以,我们可以从这个追踪的结果去建跟这个物体建立起某种因果联系,然后从结果去推导这个事物本身的某些特点,但是这种推导方法推导出来的结果及知识是不准确的。

当哲学大家罗素,穷其一生建立各种理论系统去试图去找到哲学问题上的那种确定性的答案,或者说确定性的知识的时候,最后得的结果居然是所有人类的知识都是不确定的,都是片面的,那如果按罗素的这种想法,那我们去这种探究哲学,那有何价值和意义呢?


这就是书的第五个方面,所要讨论的内容, 哲学问题令人困惑。在罗素看来,就是哲学这种意义,第一个告诉你的就是人类不可知的领域实在是太广泛了,当我们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了整个宇宙,自身的生命的时候,哲学的问题告诉你,你还有好多一无所知的地方。另外一个方面呢,就是不要觉得自己很牛逼,或者说特别伟大或者说很傲慢,因为你发现你所能够知道的范围,从哲学角度看,你所能够知道的范围是何等狭隘。

从符号学家的思想观点来看的话,就人是符号动物,人就是靠着语言,宗教神话,文学等等这些符号形式或活着,他不能完全像动物一样活在物理空间,他必须通过这样的符号媒介去认知这个实在的世界,否则的话,她对这个存在的世界就一无所知,当他不断地在调动自己的符号,能力去认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就在不断地创造探索追求当中,这也或许是人类的幸与不幸所在吧!

本书导读的第一部分链接:导读六十五|哲学是什么【1】

本书导读的第三部分链接:导读六十五|哲学是什么【3】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